我向來對「咒我死」這種事非常避諱,
從國中和同學嬉鬧時開始,
只要玩笑開到這個,
我都會冷靜下來平和地跟對方表達,
這是我很避諱的東西,
請對方別再拿這個開玩笑或請收回之類的。

現在有個29、30歲左右的同事,
我是本來就覺得他有些幼稚,
但沒想到一個大人了,
還可以這麼不成熟!


明天我就要飛匪國了,
早上不小心打破了朋友送我的瓷杯蓋,
他剛好在旁邊,
一開口就用玩笑話觸我霉頭,
我正色告訴他,
不要這樣講啦,
我不喜歡聽這個,
他馬上又再補一遍,
就算我多回句,其實這種玩笑是我的地雷,
他居然依舊回說:
「就算是地雷,我還是覺得你這次出差會出事!」

幹!

這是我內心講的,我其實沒有說出來,
雖然很氣,
可是就走開不理他了。

 

剛剛午休完,
吃條放到太熟的香蕉,
最後一段熟到掉下來,
天殺的他又剛好經過,
再觸我一次霉頭,
我跟他說我真的會發火,
他又補了一句:
「就算你發火,我還是要說你這次出差會出事!」

 

幹!

有些人真的沒藥醫,
我想,
都這樣了,
我只能勸我自己別跟小孩子一般見識。

創作者介紹

凱子黃撰寫就爾語錄

jo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oel
  • 氣消了。
    雖然下午一堆鳥事,
    還因為做事方式的理念不合,
    心情上蠻不愉快的,
    不過現在氣消了。

    可是我對現在的公司,
    內心的微詞越來越多了,
    制度和co-work機制實在是......
    看來我待過幾間公司後,
    真的有差,
    懂得看公司更多層面來評價了。
  • joel
  • 安全回來台灣了!
    昨天飛抵桃園機場時,
    竟然等不到我的托運行李!
    想說怎麼辦?怎麼會這麼衰?
    去華航的服務處問,
    才知道我的行李是搭另一班機回來,
    於是下午三點多回到台灣,
    等到晚上將近十一點才在租屋處拿到托運行李,
    好處是不用一路拖回家,
    壞處是,
    我今天下班後才有時間處理行李了。

    不管怎樣,
    沒被那個不懂什麼玩笑不能開的幼稚同事帶賽,
    我安然回來台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