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這次在初賽即被淘汰的參賽者
雖然連船都搭不上,更遑論公海長怎樣,
但好歹也試圖買張船票過

有些參賽心得,
日後應該是有供人參考的價值,
同時正因為被淘汰,
所以一些對於桌遊介紹或教學,
或許相較於評審,
有更不一樣的考量角度和想法,
順便分享給大家。

參賽者經驗談

最重要的一點:
評選標準比賽規定要先搞清楚!(重要到爆炸!!!!)

先問問自己幾個問題,
比賽是比「影片教學」還是「現場教學」
教學對象是老鳥還是新手
主要目的是快速引發聽者玩興,還是要讓聽者短時間內吸收完整規則開戰
目的不同,評分重點不同,偏重的方向自然也得有所取捨。

對於初接觸桌上遊戲的新手而言,
可能得偏重在能不能吸引他們聽下去
換言之,要能引發他們的興趣,
一聽就想馬上開一場玩下去,
流程細節固然重要,
但這就又要思考幾個問題了,
是要簡介到玩就好,還是要教到聽完得正確遊玩的程度?
是要選「影片」教學王
還是要選「現場」教學王?
現場教學的話,
照遊戲屬性,
有些或許邊玩邊補足細節規定即可,
又若只是介紹,
有時得回頭想想,
主要目的究竟是要誘發玩興,還是要交待完整規則
又或是吸引新手進入這個領域,抑或是介紹給習慣耐心聽完冗長規則的老手呢?

面對攝影機,
和面對面,直接針對聽者臨場反應來調整教學方式,
是截然不同的
實務上參加桌遊教學比賽,
應該兩種教學模式都會遇到(像這次先影片教學,決賽再現場教學),
若是錄製影片,
評估自己現有的資源(攝影器材、人力、剪輯設備等)後,
擬定呈現方式(例如找到一群人邊玩遊戲邊教,或是只能自己架陽春型webcam,面對冰冷的鏡頭耍寶),
再來規劃取鏡和時間安排等策略,
可以的話,大概排練個兩次差不多吧,
再多的話,可能把自己都搞累了,
不見得有更好的氣氛渲染力和成效,
至於現場教學的話,
變化性較多,
我也沒有這種參賽經驗,
就不多提了。

最後講講賽後的心情調適,
比賽有輸有贏,
每個人的喜好不同,
光是每位評審的想法就不完全一樣了,
可當作參考,但不用失去信心,
回歸最初的理念,
參加比賽就像玩場大型桌上遊戲
是為了享受人與人互動的歡樂,
以及在那個過程中學到了什麼,
輸贏,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主辦桌遊教學比賽該注意的細節

其實非常感謝卡牌屋有這個心,
提供如此誘人的條件來辦這個比賽,
但畢竟是第一屆,沒有太多經驗,
站在這次參賽者的立場,
提一些主辦單位可以多注意的事,
不只當作意見回收,
也算是幫接下來的複、決賽參賽者保障一些權益。

1. 規則辦法有變更應盡早鄭重告知,避免參賽者得知訊息不一。

就我的例子來說,
一開始我知道這項比賽訊息,
是從ptt版上,卡牌屋帳號發佈的文章得知的,
如果我的記憶沒錯,
當時在推文是有補充說明,
遊戲可以不用教完,
來回答一些版友的疑問,
當然,也許是我記錯了,
現在回頭看那篇文章,
也未見有這樣的言論,
不過這倒是個值得提醒的點,
所有細節說明盡量保留,
有變更也要鄭重並盡快公佈,
算是力求每位參賽者的起跑點一致吧。

2. 規則辦法盡量明確界定,並提醒可能忽略或誤解的重點,縮小文字解讀差異。

例如比賽名稱是桌遊教學,但初賽卻是要錄製介紹影片
後來評審也有說「教學」和「介紹」評分標準會有差距
那麼是不是可以多加提醒參賽者呢?
或再多加著墨於解釋希望錄製怎樣的介紹影片,
如同店員般引人興趣的介紹,還是特地錄製影片講解遊玩規則的介紹?
如果一開始沒講,
那是不是該從寬認定
避免事後才說評分標準有差距呢?

其實我猜卡牌屋沒想太多,本意是放在:
「不需要講解細部規則,只要夠吸引人,讓聽的人想玩即可」
所以採取自由主義吧!
我猜測卡牌屋要大家錄製影片放到公開網路,
目的是希望凝結一些網路力量來推廣桌遊,
所以我解讀成讓新手聽了想玩就好,
主要傳遞帶給人樂趣的訊息。

其他像是比賽注意事項中提到:
「我們是找桌遊教學王不是影片編輯王」
雖然沒有提到畫質等影片問題,
但若是偏重「找桌遊教學王」此根本精神來從寬認定的話,
對於買桌遊買到沒錢買好的攝影配備的參賽者而言,
多麼令人振奮啊!
畢竟,沒人會故意晃動鏡頭拍攝,或是刻意把影片搞得令人看不下去吧。

個人一個小想法,或許可以設立一個討論平台,
以即時(盡量啦)Q&A方式解答比賽疑慮,
同時供大家隨時查閱釋疑。

3. 評分標準應與評審溝通清楚。

我其實很怕寫這段會讓人以為我在抨擊,
但請相信我是基於讓比賽能更好為出發點論述,
寫出來也是希望接下來的複、決賽參賽者,能減少此一顧慮。

我知道卡牌屋為求公正,
情商了幾位桌遊界經歷豐富的人士來評分,
可是感覺上評分標準的認定,和參賽辦法所寫內容有段距離
好比說有的評審認為回合流程交待完整非常重要,
有的講評意見寫影片畫質不佳,
有的說背景變換很有趣,
有的認為只教基本規則,
有的說聽完沒有很想玩,但想聽參賽者介紹其他遊戲,
說真的,
評審辛苦了,
站在評審的立場,
好惡本來就會摻雜個人主觀意識

擠評語出來如果要綁手綁腳,
那也太難評了,
可是感覺,主辦單位並沒有把評分標準跟評審說明清楚,
乃至於參賽選手和評審之間,
對於評分標準存在不小差距,
究竟初、複賽是為了決賽的「現場教學王」來選人,
還是影片教學就該以影片教學的方向來製作呢?
究竟是為了吸引桌遊新手接觸桌遊,
還是站在老鳥的立場耐心聽完規則呢?

希望主辦單位能夠就評分標準好好與評審溝通,
因為每個參賽作品,
都是每位參賽者耗時耗力去製作的,
被淘汰都是令人十分心碎的一件事
但不管怎樣,
大家要死也旦求死得瞑目,
不會就認知上有太大落差囉。

題外話,
這一段好難寫啊!
很怕一次得罪桌遊界多位有頭有臉的人物,
我本意真的是出於良善啦!
而且也被淘汰得心服口服,
有興趣的看我部落格寫的被淘汰後心路歷程就知道了。
(
參加桌遊教學王比賽,得知初選即被刷掉後的心路歷程) 

桌遊教學想法分享

寫了這麼多,其實我累了,
相信看的人一次看到這,也累了吧。
分享很簡單的概念就好,
桌遊介紹,要讓人感受到「熱忱」
桌遊教學
,要以「同理心」幫聽者想。

還記得去年底在台北卡牌屋,
我向當時的小風店長問了兩款遊戲,
一款是「Hotel Samoa」,也是我那次進店裡前就有打算想買的遊戲,
另一款是「烙跑修女」,
在打定二擇一的情況下,聽完小風這兩款遊戲的介紹後,
我買了「烙跑修女」,
為什麼呢?
因為小風介紹烙跑修女時的熱忱和藏不住的喜悅,感染了我
也許講清楚遊戲的機制和流程等等,真的很重要,
但試著回想最初自己還在唸桌遊幼幼班,
或是帶著怕生的心情第一次踏進桌遊店的景象,
鉅細糜遺的規則解說,
和最簡單的熱忱和喜形於色,
最能打動你的介紹方式是哪個呢?

因為桌遊有著人與人直接面對面遊玩的特色,
所以往往教學者不僅僅只是教學,
還得兼任掌控遊玩氛圍的主持人角色。
身為一個知道完整規則的教學者,
不要忘了提醒自己,
被教學者得集中注意力聆聽你的每句話,
並隨時注意你的動作和遊戲內容物(例如牌上文字)

但能在短時間內吸收並消化到達什麼程度,
每個人是不同的。
在遊戲教學前,
可以先思索怎麼用自己的話語,
來把說明書上冷冰冰的文字表達出來,
讓人毋須刻意集中專注力,
就能有效吸收;
在教學過程中,
記得時時站在聽者的立場著想,
並透過觀察到的表情、反應,
放慢、重複、換個說法,
隨時調整自己的教學方式

遊戲中,
在尊重遊戲規則內的公平競爭之下,
提醒或啟發新手進入狀況,
但別過於強勢,讓人仍保有自主性,
而不是淪為指導棋,
如果行有餘力的話,
再想辦法炒熱氣氛,
讓贏的人過癮,輸的人也開心
那絕對就是成功了。

大致上總結來說,
教學前要幫學習者著想,
可以製作簡單文字或圖形表示的玩家幫助卡,
或是教學道具等,方便讓人快速吸收;
教學中注意每個人的反應,
隨時調整教學方式;
遊戲中留心是不是有人仍完全狀況外,
想辦法和緩地引導他進入狀況。

再更精簡地說,
就是「同理心」三個字囉。
(怎麼寫得好像桌遊教學一整個是佛心來著。)

創作者介紹

凱子黃撰寫就爾語錄

jo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eneve
  • 教桌遊, 帶桌遊, 玩桌遊, 設計桌遊, 測試桌遊, 有時這四到五項雖然都有正相關, 但不代表有一個很強其他都會很強, 所以知道自己的長處就好了啦...:)
  • 問題是,我教桌遊、帶桌遊是強項啊!
    哈哈哈哈哈。

    joel 於 2012/02/01 13:47 回覆